無奈的癡女

时间:2019-11-30

李曉豔今年36歲,雖然算不上年輕,可是一來天生麗質底子好,二來平時也注意保養,所以年齡看著也就30歲不到,而且氣質風韻都是上品。

作爲公司的公關經理,幫助公司做成了不少項目,也解決了不少麻煩,至于方法其實很簡單。

別看李曉豔平時端莊大方,一副知性美女的樣子,可是在床上又是另一番風情大膽潑辣風情萬種,好幾個合作公司的高層都是李曉豔的裙下之臣。

其實作爲一個快要40的女人,丈夫走的早,李曉豔不是沒想過再走一步,但是考慮到自己的癡女屬性,還是算了。

經濟上李曉豔並不需要幫助,也不缺男人,特別是在直播中發現自己心儀的主人之後,李曉豔更加不打算再找個丈夫了。

最近一年其實李曉豔都在暗中培養自己的主人成爲一個最後能虐殺掉自己的主人,想到這些李曉豔覺得雙腿之間有股熱流,不由得腳步加快起來。

很快李曉豔到了一家豪華酒店,包房是公司爲李曉豔長期包下,以方便她招待公司的客戶,不過除了接待客戶,李曉豔還把包房公作私用,當成了自己的直播基地。

作爲一個渴望被殘虐和虐殺的癡女,在不接待客戶的時候,李曉豔就會在這裏做一些重口味的自虐直播,不過最近一年其實李曉豔都是在爲了一個觀衆直播,也就是自己心儀的主人王鵬。

自從一年前發現這個偷偷關注自己小奶狗,李曉豔就決定把王鵬培養成自己的主人。

李曉豔已經算好了,王鵬現在15歲,等到18歲的時候正好把自己當做成人禮先給王鵬,把自己殘忍的虐殺掉。

其實今天是最後一次直播,過幾天王鵬生日,李曉豔就會正式認主王鵬。

所以今天晚上的直播,李曉豔做了精心準備。

到了酒店包房,現在洗了個澡,換上一身情趣服飾,帶上每次直播都有的狐狸面具。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點不像快到40歲的老婦人,皮膚已經滑嫩,罩在身上的黑色輕紗蕾絲邊吊帶裙正好將豐滿誘人的雙乳分成黑白兩塊,而深紅的乳頭就藏在蕾絲邊的下面欲隱欲現。

下身隻穿了條夾在自己豐臀中的丁字褲,挺翹的臀瓣側過身可以看到將裙子挑起一大塊。

給自己滿意的微笑,然後去到電腦旁打開了直播間,電腦的攝像頭正對著一張放有各種玩具的大床。

自己的王鵬王鵬果然正在直播間,爲了不讓王鵬發現自己,李曉豔和往常一樣開啓了變聲器,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直播間隻有王鵬一個人,因爲其他人都已經被李曉豔禁止進入了。

李曉豔開啓了語音權限,王鵬的聲音馬上響起。

“咦,騷狐狸,你竟然讓人說話了。”

電腦裏傳來王鵬好奇的聲音。

“嘻嘻,因爲今天的表演隻給鵬鵬主人看哦。”

李曉豔風騷的說道,變聲器的存在並不怕王鵬認出自己。

“爲什麽?”王鵬顯然沒有察覺稱爲上變化,也許是因爲李曉豔一貫的風格如此,不過更加好奇隻有自己的原因。

“因爲我知道過幾天就是鵬鵬主人的生日,而且等到生日的時候騷狐狸可是有禮物送給鵬鵬主人。”

李曉豔已經開始幻想王鵬生日的時候發現自己就是禮物時的驚喜表情。

“你怎麽知道?”王鵬很是吃驚。

“嘻嘻,秘密哦。

不過今天鵬鵬就是騷狐狸的主人,叫騷狐狸幹什麽都可以哦。”

李曉豔繼續誘惑著王鵬。

“真的嗎?”王鵬很是驚喜,把剛才的疑問都丟掉了。

“當然是真的,隻要鵬鵬主人不是玩死騷狐狸,今天幹什麽都可以哦。

其實騷狐狸也好想被鵬鵬主人玩死,但是還不到時間啦。”

李曉豔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剛剛認自己丈夫做主人時候的感覺。

“太好了,我想看虐腹。

給我表演剖腹吧。”

王鵬高興的說道。

“沒問題,鵬鵬主人,看騷狐狸的表演吧。”

李曉豔暗暗覺得興奮起來,自己的王鵬果然和自己的愛好一樣,表演當然是假的,但是肯定有一天王鵬會劃開自己的肚皮,玩弄自己下賤的腸子。

李曉豔來到床上,脫掉了自己身上的紗裙,似乎感覺到王鵬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身下的蜜穴竟然開始流淌花露。

李曉豔拿起了一把魔術匕首,然後正對著鏡頭跪坐在床上,雙手抓起匕首高高舉起,匕首的尖部向下對著自己。

“騷狐狸現在就給鵬鵬主人表演剖腹,看好了,啊~~~”李曉豔一邊說著,一邊挺起了自己的白嫩肚皮,匕首狠狠的刺了上去。

其實魔術匕首碰到硬物,尖部會自動縮回,但是李曉豔用的力氣非常大,即使無法刺破肚皮,但被銳器擊中後的疼感還是相當的強烈。

李曉豔發出一聲半真半假的慘叫,然後用匕首在自己肚皮上向下推去。

魔術匕首會自動流出紅色液體,看著就像剖腹流出的血液。

真實的疼痛和幻想中被剖腹的自己讓李曉豔的小穴淫水不斷,誘人而淒慘的呻吟讓人覺得李曉豔似乎真的剖開了自己的肚皮。

匕首一直劃到精心修剪的陰毛上部,才停了下來,然後李曉豔的身體慢慢向前倒了下去,倒下的豐盈身軀還時不時的顫抖著,就像瀕死之人的最後掙紮。

“哇,太棒了,騷狐狸你演的真像。”

王鵬誇獎道。

“嘻嘻,謝謝主人誇獎,主人想不想看看騷狐狸真的劃破肚子的樣子。”

李曉豔覺得自己現在特別興奮,恨不得現在就切開自己肚子。

“想是想,但是我不想騷狐狸死掉啊。”

王鵬的聲音有些遲疑。

“不要緊的就劃開一點點。

不過騷狐狸的肚子老是想勾引主人,要先懲罰它。”

李曉豔說著,用棉布擦去了肚皮上的紅色液體,不過剛才用魔術匕首刺的非常用力,還是在雪白的肚皮上留下來一道淡紅色的印記。

接著李曉豔拿出了一個灌腸器,加入了3公升的清水。

“嘻嘻,騷狐狸給自己加點料,這可是醋精哦,還不知道灌進肚子裏什麽滋味。”

李曉豔又拿出了一個裝有300毫升醋精的瓶子,全部倒進了灌腸器。

然後扒開自己丁字褲,用淫水打濕自己的菊穴,把灌腸器的頭部插了進去。

李曉豔一隻手分開自己流淌花露的蜜穴自慰起來,另一隻抓住灌腸器的氣囊按壓起來。

一股股混合了醋精的清水灌進自己菊穴,李曉豔就覺得好像一股火焰沖進了自己屁眼,整個肚子都燃燒起來。

汗水開始打濕臉上的面具,可是面具之後卻是癡太畢露的絕美容顔,夾雜著痛苦和舒爽的呻吟從小嘴中傳出,自慰的頻率的按壓的速度都加快起來。

雪白的肚皮一點點膨脹起來,淫蕩的蜜穴淫液沾滿了整個下體和玉手。

當所有液體都被灌進菊穴,李曉豔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緊接著張開的大腿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淫水從小穴噴濺出來。

李曉豔倒在了床上,挺著好似懷孕5,6個月的大肚子,在床上粗重的喘息著。

好一會兒,李曉豔有了力氣,肚子中火辣辣的疼痛適應了不少,拿起兩根皮帶,在自己的雙乳下方和陰部上方牢牢紮緊,膨脹的肚皮更顯渾圓。

“主人~~看好~~,騷狐狸~~,要紮了啊~~”李曉豔喘著氣說道。

“不會有事吧。”

王鵬擔心到。

“沒問題的~~,就紮破一點~~,主人看。”

李曉豔拿起一個美工刀,推出兩小格卡主,然後在鏡頭前晃了晃。

一隻手撐住自己的身體,另一隻手抓住美工到舉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美工刀狠狠的刺下,渾圓的肚皮被美工刀頂出一個凹陷,推出的刀尖已經看不到,鮮血從紮入的地方流出。

李曉豔慘叫一聲,甩出了美工刀,然後雙手抱住自己的肚子,身軀在床上佝偻起來。

沙啞的疼哼中帶著幾分快意,雪白的肉身團在一起顫抖著,好一會兒,李曉豔才舒展開了身體,肚皮上出現了一個2厘米長的血槽,鮮血不斷的從裏面湧出,被雙手抹的整個肚皮都是血色的擦痕。

李曉豔爬起來對著鏡頭說道:“好爽~~,主人爽嗎~~”“爽~~爽~~~,你流了好多血,趕快處理下吧。”

王鵬不無擔憂的說道。

“嘻嘻~~謝謝~~主人關心,騷狐狸~~不行了,要休息一下~~,主人再見了~~,記得騷狐狸的禮物哦~~”說完李曉豔關掉了直播間,抱著肚子沖進了衛生間。

釋放掉肚子裏的液體,沖洗掉身上的汗水和血迹,潮紅的臉色終于恢複了正常。

肚子上的傷口並不嚴重,簡單處理了一下,貼上創可貼,李曉豔準備回家了。

心情愉悅的李曉豔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在路上,天色比較晚了,路上的行人不多。

就在李曉豔快到家,路過一個陰暗的小巷時,突然沖出來了幾個壯漢,不由分說,拉住李曉豔,無上嘴巴就吧李曉豔拽進了停在小巷陰暗處的一輛商務車出。

上了車的李曉豔,雙手被手铐拷在了背後,嘴巴被一團棉布堵上,掙紮無用,終于冷靜下來的李曉豔觀察起自己的處境。

車內有五個身強體壯的男人,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

車子行駛的方向是在離開市區。

“別緊張小妞,哥幾個就想和你玩玩。”

其中一個短發寸頭,皮膚黝黑,臉上還有刀疤的男子說話了,看樣子是個首領。

其他幾個男的除了開車的都在哈哈大笑,然後伸出大手,在李曉豔的身上摸摸捏捏。

“老大,這小妞帶勁啊。”

“小妞別怕,哥哥們可會疼人了。”

“哈哈哈,這次兄弟們可是有福了。”

淫言碎語中,李曉豔開始思考怎麽辦,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其實就算被幾個男人輪了李曉豔也不怎麽在乎,但是既然已經打定注意認王鵬爲主,那麽自己就是屬于王鵬的東西,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逃回去。

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李曉豔衣衫不整的被帶下了車。

看樣子像是一個倉庫,五個男人帶著李曉豔進了倉庫。

關上門,燈光打開,李曉豔發現這裏應該是這些人的一個基地,床桌椅都有,還有很多生活用品,靠近門口的地方還有叉車和小吊車。

進來之後李曉豔被打開了手铐,嘴裏的棉布也被拿了出來。

“陪哥幾個好好玩玩,開心了就放你回去怎麽樣。”

寸頭首領發話了。

一聽還可以回去,李曉豔自己願意:“哎呀,幾位大哥想找曉豔哪用這麽麻煩。

直接告訴曉豔就可以了,而且以後想找曉豔也沒問題嘛。”

伺候男人對于李曉豔來說實在太得心應手了,一邊討好的淫笑著說道,一邊動作不緊不慢的解開自己的襯衣扭頭,胸口的完美風光一點點的暴露出不來。

兩個年輕些的綁匪明顯定力不住,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李曉豔冷笑,不知道想些什麽。

解開了襯衣扣子,李曉豔擺了個誘惑的姿勢說道:“光叫人家自己脫嘛,幫幫人家嘛,哥哥們想玩什麽都可以哦。”

其他四個男人看向了老大,老大點點頭,衆人歡呼著撲向了李曉豔。

“慢點嘛,這麽急。

圍著我站好別動。”

很快四個男人就將李曉豔和自己脫光。

李曉豔占據了主動,讓四個男人前後左右戰後,自己彎下身子,抓起了面前男人的肉棒,雙眼勾魂奪魄的盯著俯視自己男人,將高昂的肉棒一點點的吞進自己的小嘴。

然後小腦袋搖動起來,舌頭在自己口中的肉棒上來回打轉。

面前的男人臉上馬上浮現出享受的神情。

含住口裏的肉棒之後,兩隻小手也不閑著,在左右兩邊男人的指引下,分別握住了兩根肉棒,用小手握緊,開始有節奏的套弄。

同時撅起自己翹臀,在身後的男人眼前慢慢的晃動著,畫著誘人的弧線。

身後的男人看的邪火上身,狠狠的在李曉豔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豐臀被打的肉浪翻滾,留下個紅色掌印,停止了一下動作,接著更加賣力的勾引起身後的男人。

很快身後的男人發現正對著自己的小穴開始吐出點點的淫水,穴口也開始一張一合。

“我去,這小妞夠騷啊,陪打屁股都興奮起來了。”

說著舉起自己肉棒的插入已經濕潤的穴口,被肉棒充實的李曉豔更加賣力的扭動起自己腰身,圍著李曉豔的四個男人則用大手在李曉豔白嫩的身體上遊弋著,或是拍打豐滿的臀肉,或是撫摸光滑的背部,或是玩弄起懸垂的雙乳。

不過寸頭老大始終沒有動作,而且搬了把椅子坐在上面靜靜的看著,這讓李曉豔很是不安。

很快前後的兩個男人在李曉豔的技術下很快射精了,李曉雅賤笑著爲兩人舔幹淨了肉棒上的精液,然後吃進小嘴裏,接著提議道:“到床上玩吧,這樣人家很累的。”

四個男人抱住李曉豔扔了一張大床,然後李曉豔讓剛才沒設的一個男人躺在床上,扶好挺立的肉棒對準小穴坐了上去,然後趴在男人身上對另一個沒有射過的男人說:“人家的菊穴也可以玩哦,來之前清洗過,很幹淨的呢。”

另一個男人本想去前面幹李曉豔的小嘴,聽了李曉豔的話,雙眼放光的來到李曉豔身後發現淡褐色的菊穴也沾滿了淫水,就不客氣的舉起肉棒擠了進去。

兩根肉棒同時插入,讓李曉豔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

久違的滿足感讓李曉豔的小臉潮紅眉目滿是春情。

看到老大還是沒動,李曉豔扭頭看向老大誘惑道:“大哥不來嘛?人家的小嘴還空著哦。”

老大不爲所動,意味深長的笑道:“我不急,兄弟們先玩。”

李曉豔無奈,這時已經射精的兩人把又硬起來的肉棒放到李曉豔嘴邊,李曉豔隻好一手抓住一個賣力的輪流舔吃起來。

雖然心理越來越沒底,但是身體的欲望已經被打開,也就不願再去多想。

“嗚~~好厲害~~啊~~頂死騷狐狸了~~~用力~~”李曉豔小嘴的淫叫聲,白嫩肉體被撞擊發出的啪啪聲,肉穴被抽插發出的噗嗤聲在倉庫中回蕩,好似一場淫靡的音樂會,老大看的津津有味。

“嘿嘿,小妞管自己叫騷狐狸,有意思啊。”

“嗚嗚~~人家本來~~就是騷狐狸嘛~~”李曉豔被兩個強壯的男人夾在中間,肉棒填滿了淫穴和肛門,嘴巴也在兩根肉棒上輪流吃了起來,空閑的時候淫言浪語不斷,使得身體的兩根肉棒速度越來越快。

五個人就像在拍一部激情的AV。

終于在百十下抽插之後,幾個人先後達到了高潮,李曉豔閉著眼睛,身體僵硬起來,不停的抖動,任由四個男人的精液有的射入自己的肉穴,有的打在了自己臉上。

終于高潮過後,李曉豔看著衆人,把臉上的精液刮下來,送進自己的小嘴吃了下去。

衆人完事,這是老大站了起來。

“嘿嘿,我們老大有點特殊嗜好。

騷狐狸可要挺住。”

其中一個一邊男人說話,一邊把李曉豔按趴在床上。

其餘的幾個人不知道誰拿來了繩子,把李曉豔雙手綁在身後,然後拉了起來。

“啊~~~,大哥喜歡這麽玩啊,其實騷狐狸也很喜歡的。”

李曉豔知道反抗不了,也不掙紮,反而對老大要怎麽玩自己隱隱有些期待。

“哦,你也喜歡?那這樣喜歡嗎?”老大一邊冷笑著說話,一邊走到李曉豔面前。

李曉豔此時雙手被綁在身後,身體被男人們控制住,向前挺起自己的軀幹。

剛擺好姿勢,老大的一拳重重擊中李曉豔的小腹。

李曉豔慘叫一聲,身體彎在了老大強壯的手臂上,小嘴張開,卻發不出聲音。

老大感到自己堅硬的拳頭深深的嵌入柔軟的肚皮裏,神情興奮起來。

片刻之後,李曉豔才發出聲音,眼淚流下,帶著哭腔,卻淫蕩的說著“好~~好~~爽~~,騷狐狸~~腸子~~斷了~~。”

“爽?那就繼續。”

身後的幾人再次把李曉豔的身體拉了起來,老大的拳頭一下下的錘擊在李曉豔的肚皮上,雖然沒有第一下力氣大,但也拳拳到肉,李曉豔柔軟的肚皮,成了老大的沙袋,原本的一個傷口也流出血來。

沾染血色的拳頭也在白嫩的肚皮上留下一個個血色拳印,漸漸的老大發現,李曉豔真的很合自己胃口,腹部被毆打竟然在小穴處流出了大量淫水。

淫水混合著精液,在李曉豔屁股下面流淌成一個小湖。

“啊~~嗚嗚~~大哥打的騷狐狸~~好爽~~繼續打死騷狐狸吧。”

李曉豔一邊哭泣著一邊卻繼續挑逗著老大。

扭曲的小臉上更多了是快美的癡意。

“哎,可惜了。”

老大說著給李曉豔身後的手下一個眼神,手下會意,拿出一根繩子動作迅速的套在了李曉豔的脖子上,然後猛的拉緊。

李曉豔突然被勒緊了脖子,身體本能的想要掙紮,但是被幾個男人狠狠的按住,隻能無力的扭動。

美豔的小臉看著老大,滿是疑惑和不解。

“其實我真有點舍不得你,但是有人要你必須死啊。”

老大拍了拍李曉豔漲紅的小臉,然後掏出自己高昂的肉棒,插進了李曉豔無比濕滑的小穴。

“媽的,夾的真他媽緊。

爽啊。

說實話,你是我玩過最爽的女人,如果不是已經收過了雇主的前,真不想現在就殺了你。”

老大一邊說著,肉棒一邊在李曉豔的小穴內快速的抽動。

李曉豔已經明白是競爭對手要殺自己,想要說話,可是被卡死的喉嚨隻能發出吱吱的響聲,美豔的臉蛋也變成了紫紅色,長大的嘴巴呼吸不到一口空氣,隻是把香舌一點點的吐出來。

可是自己淫蕩的肉體即使面對死亡,依然不知收斂的散發著淫靡的氣息,陰道拼命的夾緊包裹住的肉棒,胸前的雙乳隨著激烈起伏的胸膛上下跳動,腰身也在掙紮扭動。

李曉豔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隻有從小穴傳來的快感讓自己欲罷不能。

放棄吧,可惜沒讓王鵬主人殺掉自己,有些不甘心啊。

突然感到一股熱流進入了自己的陰道,打在子宮口上,李曉豔知道對面的男人射精了,自己的高潮也瞬間來臨,僵硬的身體用力挺起豐滿的屁股,想要迎合要殺死自己的男人。

但是渾身的力氣都已經用盡,掙紮倆下後李曉豔沒了聲息。

“靠,真他媽爽,看著就過瘾。”

“是啊,這麽不要命的騷貨還是第一次見。”

小弟們議論著收拾東西,老大拿出手機開始撥打一個電話。

談話可以看出是向雇主報告任務。

衆人都在忙碌中,沒有人發現本來以爲死掉的李曉豔不知道何時胸口有了起伏,然後慢慢睜開了眼睛。

蘇醒的第一時間李曉豔就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不要驚動五個男人,她覺得還有最後的希望,如果五個人現在離開,她還有機會逃走。

但是老大的話語打碎了她的希望。

“去吧那騷貨腦袋割了,老闆要帶回去。”

老大吩咐手下。

聽到這句話李曉豔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也就不在裝死,坐了起來盯著老大說道:“不能放了我嗎?我給你們更多的錢。

或者以後經常伺候你們也行。”

衆人吃了一驚,然後老大笑著搖了搖頭:“我也想,但是不行,我們這行必須將信用。

所以對不起了,不過我很好奇你剛才怎麽沒死。”

李曉豔沈默了,沒有回答,老大也沒有催促。

過了將近五分鍾,李曉豔似乎做出了什麽決定,然後落寞的小臉突然展顔一笑,用誘惑的聲音說道:“其實我是癡女哦,經常玩窒息、虐腹之類的PLAY,承受力自然比一般強。

既然一定要死的話,隻要你們答應騷狐狸的條件,咱們一起來玩些不一樣的死法怎麽樣?很刺激的哦,騷狐狸會配合你們的嘛。”

李曉豔說著坐正身體,雙腿M型分開,一隻手當著衆人在淫穴裏自渎起來,另一隻手伸出手指從自己的陰戶慢慢的向上劃過:“你們可以一邊幹騷狐狸的小穴和屁眼,一邊用刀子劃開人家的肚皮,看看人家肚子裏都有什麽東西。

嗚~~~人家早就想看看自己肚子裏什麽樣了。

就當幫幫人家嘛。

啊~~~啊~~~”衆人看得目瞪口呆,在衆人驚愕的目光中,李曉豔洩身了。

老大還算冷靜,但是顯然也被李曉豔打動了:“什麽條件?無論如何,你都必須死,腦袋我也要帶回去。”

“哼!肯定是我壞了哪個老變態的好事,腦袋就便宜你們了。”

李曉豔這個時候已經明白了事情的關鍵,也就徹底放開,接著說道:“其實你們不殺我,我也打算被自己的主人過幾年虐殺掉,嘻嘻,騷狐狸可是癡女,被主人殘忍的殺掉才是最大的幸福。

隻是現在等不到了,所以你們幾個可以當騷狐狸的主人哦,隻要你們答應騷狐狸把虐殺自己的過程錄制下來,把光盤送給我主人。

騷狐狸就讓你們好好玩一次。

怎麽樣?腦袋你們拿去交差兒,身體可以給你們奸屍哦。

而且我還知道,女人肉其實很好吃的,等騷狐狸被玩死了,你們還可以嘗嘗狐狸肉的味道哦。”

衆人被李曉豔的話語刺激的興奮無比,都有點躍躍欲試的意思,老大也目光大亮,豪爽道:“行,沒問題,晚點交差兒也沒事。

我答應你。

咱們什麽時候開始?”看著躍躍欲試的衆人,騷狐狸嫣然一笑道:“別急嘛。

騷狐狸最後一次伺候主人們自然要好好準備一下,不然玩的也進行,大家聽我安排。”

于是五個男的按照李曉豔的安排,有人去之前的酒店拿李曉豔放在那裏的玩具和電腦,有人去買嗎啡和營養針,有人去買虐殺用的工具。

李曉豔則在老大看守下先去洗了個澡,然後給自己畫了一個淡妝。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再次容光煥發,很是滿意。

這時出去的幾個手下也都辦好事情回來了。

李曉豔指揮著衆人布置自己的虐殺現場,先在地上鋪上兩層厚厚的塑料布作爲虐殺自己的場地,然後把正對場地的對面放置好攝像機。

再將工具都在場地上放好。

一切安排好,李曉豔帶著狐狸面具打開了攝像機,然後走到攝像機面前站好,開口說道:“嘻嘻,鵬鵬主人,對不起啊,騷狐狸其實很想被鵬鵬主人虐殺掉的,但是這個願望無法實現。

鵬鵬主人想不想看看騷狐狸到底什麽樣子呢,嘿嘿,答案現在揭曉。”

李曉豔說著,揭下了自己的面具,繼續開口說道:“其實打算讓鵬鵬18歲的時候再虐殺騷狐狸的。

但是現在騷狐狸馬上就要被幾個壞蛋主人虐殺掉了,騷狐狸愛你哦主人,好好看騷狐狸的最後表演吧。”

李曉豔說完走到旁邊,抓了幾顆藥片不用看都是一些強力春藥,直接扔進嘴裏吃了下去。

然後拿起了嗎啡和營養針注射進自己的脖子,這樣可以讓自己不那麽容易死掉,盡量多活一段時間。

然後向一旁的5個人男人招手道:“還不過來,騷狐狸可是等不急了。”

五個赤身裸體的男人走入了鏡頭裏嬉笑著問道:“嘿嘿,怎麽玩,現在都聽你的。”

李曉豔妩媚的一笑道:“先隨便玩,隻要別直接把人家玩死就行。”

“得令!”五個人圍向了李曉豔,把李曉豔按坐在地上。

五個粗細顔色各異的肉棒圍住了李曉豔的腦袋。

李曉豔開始對五個肉棒輪番慰問,小手和嘴巴一起行動起來。

就像把玩最珍貴的寶物,在五根肉棒上來回的伺候著,或舔、或吃、或抓、或揉。

五個人很快被挑起了欲火,而李曉豔剛才吃了大量春藥更是被欲望吞沒了理智:“啊~~快幹人家吧~~,打人家也行~~。

快~~”李曉豔被拉著頭發拽了起來,小嘴和蜜穴都被肉棒填滿,然後小手也無法閑著,被人拉著按在了肉棒上。

白嫩的肉體被情欲渲染成了粉紅色,在一堆肌肉壯漢裏是如此顯眼。

暴虐的男人們開始虐待李曉豔的身體,大手拍打在李曉豔的臉蛋、雙乳和屁股上,一個個巴掌的印記落在了李曉豔的肌膚上。

很快原本站著李曉豔被幹的雙腿發軟,癱在了地上,男人們仍不放棄,一個正在幹李曉豔小嘴的那人,索性坐在了李曉豔臉上,呼吸被阻礙的李曉雅也不反抗,反而更加賣力的扭動自己的身體。

狂歡之中,一根根的肉棒釋放了自己的精液,直到幾乎每個男人都射了兩三次之後,輪奸的盛宴才停止下來。

幾人都躺在塑料布上休息著,此時的李曉豔渾身被汗水打濕,身體各處都沾有一塊塊乳白色白漿。

岔開的雙腿中間,淫水和精液彙聚成一灘。

潮紅的小臉上,微張的小嘴嘴角變色的泡沫順著臉頰流落在塑料布上。

起伏的胸口,柔軟豐滿的雙乳好像塗抹了一層油脂,顯得光亮耀眼。

休息好的衆人一個個坐了起來,李曉豔最後一個起來,然後對著攝像頭說道:“鵬鵬主人看好了,癡女是怎樣被虐殺的哦,以後鵬鵬要是還能收到騷狐狸這樣的癡女,千萬不要客氣哦。”

接著李曉雅對衆人說道:“幫騷狐狸把灌腸器拿來把,騷狐狸給你們表演屁眼喝酒哦。”

灌腸器被拿來上來,然後倒入了有5公升的啤酒。

“嘻嘻,從來沒有試過這麽多,不知道會不會灌爆人家。”

李曉雅說著,將灌腸器的頭部插入了自己還在流淌著精液的菊穴,開始按壓起氣囊。

“好辣~~,針紮一樣~~~,騷狐狸想吃主人們的肉棒了~~。”

老大聽到李曉豔的話,走到面前。

李曉豔用另一隻閑著的手抓住了肉棒,賣力的吃了起來。

隨著灌入的啤酒越來越多,李曉豔的肚皮一點點大了起來,而李曉豔的小臉也出現了醉人的绯紅。

肚子有5,6個月大的時候,李曉豔已經沒有了力氣,身子被背後的人架住才能直起,手腳都已經發軟,小嘴也從肉棒上滑落。

“我去,這騷貨不是喝醉了吧。”

一個手下不由得驚歎道。

“騷狐狸沒喝醉~~,隻是沒有力氣了~~。

幫騷狐狸把剩下的也灌進來吧~~。”

李曉豔確實還沒醉,不過肚子的腫脹和疼痛,還有酒精的作用,讓李曉豔有些脫力,此時正賤笑著尋求幫助。

老大聽到,撿起地上的氣囊,加速按壓起來。

“嘔~~~,感覺好漲~~~,都超過懷鵬鵬的時候了~~。”

很快剩下的啤酒全部灌進了李曉豔的菊穴,整個肚子已經超過了懷孕臨産時的大小。

老大也不拔出菊穴內灌腸器的頭部,直接從灌腸器上拔下了鏈接的皮管,然後迅速的打了個結,這樣一來,李曉豔就好像長了尾巴,啤酒全部被堵在了肚子裏。

“嘻嘻,老大主人,你現在可以一邊操騷狐狸的賤穴,一邊給騷狐狸開膛哦。”

李曉豔淫笑著說道,雙手在自己滾圓的肚皮上撫摸著。

“我操,這麽緊。”

老大自然不會客氣,讓手下扶住李曉豔,肉棒插進了李曉豔的小穴,然後發現被液體擠壓的肚子使得小穴變的無比緊緻。

刺激的感覺讓老大快速的抽動起自己的肉棒。

“從這剖開哦。”

李曉豔指了一個心口靠下的位置,然後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肚皮。

老大一邊抽插著李曉豔的淫穴,一邊接過手下遞過來的美工刀,推出了有5cm的長度。

“準備好了?”全神貫注的李曉豔沒有回應隻是點了點頭,老大舉起美工刀,然後猛的刺了下去,鋒利的刀尖剛剛在腫脹的肚皮上壓出一個凹陷,就破開了皮膚紮了進去。

“啊~~~好爽~~~慢~~慢點,別刺破腸子。”

李曉豔雙眸放光的看著自己肚子如同刺破的氣球,噴出了一股血水。

老大也放慢了速度,順著肚皮的中線,一點點的向下切割開李曉豔的肚皮,被灌的鼓脹的腸子紛紛從破開的傷口擠出,青灰色腸子被灌的圓滑飽滿,有點想充滿氣的長氣球。

刀口一直開到了李曉豔的陰毛上方,飽滿的腸子將肚皮整個頂開,在李曉豔的腹部堆成了一大灘。

得到釋放的肚皮似乎也讓李曉豔恢複了力氣,雙手撫摸著自己的腸子,滿臉意亂神迷的說著:“嗚~~~沒想到~~人家腸子~~這麽多,主人們~~可以幹人家~~腸子哦。”

其他幾人聞言也抓住李曉豔的腸子套在自己的肉棒,打起了飛機。

“啊~~好疼~~幹死騷狐狸了,哈哈~~騷狐狸的腸子~~竟然被強奸了~~”躺在地上的李曉豔在瘋狂的呻吟癡笑著,看著自己的腸子被幾個男人弄的亂七八糟。

滑膩飽滿的腸子在幾個男人的手中改變著形態。

不知道是誰踢掉了塞在李曉豔菊穴裏的灌腸器頭部,啤酒從菊穴中噴湧出來,被玩弄的腸子迅速幹癟下去,但是巨大的刺激竟然使得李曉豔高潮了。

“啊~~~嗚嗚~~~”如泣如訴的呻吟,李曉豔僵硬著身體,全身顫抖,被抓起來的腸子就好像鏈接上馬達,也跟著擺動起來。

小穴本能的夾緊裏面的肉棒,老大也跟著射精起來。

緊接著四個用腸子打飛機的男人也先後射了出來。

埋住李曉豔大半個身體的腸子上添加了幾塊乳白色的精斑。

李曉豔喘著粗氣,滿臉不正常的紅暈也慢慢變的蒼白,身體下面被大灘的鮮血染紅。

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李曉豔掙紮的說道:“嗚嗚~~按照~~之前說的~~,把我~~挂起來吧,別忘~~了騷狐狸的~~玩具~~。”

衆人開始掏出李曉豔肚子裏的腸子,空出來的腹腔可以看到其他的髒器。

然後衆人把李曉豔之前直播用過的各種跳蛋和電動玩具啓動後塞進空出的腹腔,然後用保鮮膜和皮帶肚子封住。

透過保鮮膜可以看到裏面的跳蛋和電動玩具在肚皮的髒器中間,震動跳躍,嗡嗡作響。

李曉豔像一塊死肉任由衆人擺布,隻是一直倔強的直起自己的脖子看著自己的肚皮被再次填滿封上。

處理好肚子衆人扶起了李曉豔的上半身,然後用體外的腸子在李曉豔脖子上纏了幾圈,然後牢牢擠住。

這時有人開了小型吊車,吊鈎懸在了李曉豔的上方,把鏈接著脖子的腸子挂上了吊鈎。

此時的李曉豔小臉是病態的蒼白,神色卻滿是快美和滿足,隻是說話已經開始倒氣:“嘻嘻~~~,把騷狐狸~~挂起來吧~~,不知道~~人家還有沒有~~力氣跳舞。”

吊鈎慢慢升起,李曉豔的身體也被吊到了空中,纏繞在脖子上的腸子扼殺了李曉豔最後的呼吸,身體開始本能的掙紮,但是早已筋疲力盡的肉體隻能小幅度的擺動搖晃,時不時的扭動一下自己淒美的身軀。

下面的衆人看的肉棒再次挺起,先有兩人抱住李曉豔的身體,把肉棒塞進了垂死的小穴和肛門,已經無力掙紮的肉體突然目光閃爍起來,小穴和肛門也用力夾緊送進體內的肉棒。

“我靠,還帶震動的!”“還能夾住,這騷貨太爽了,大家都來試試。”

五個男人開始輪流奸淫李曉豔懸挂著的身體。

而李曉豔也不惜餘力的給予最後的回應。

懸挂的肉體成了海浪中抛飛的浪花,紅白相間的軀體在男人的抽動中跳動、顫抖、抽搐,軟哒哒的玉手隨著身體的動作胡亂擺動,豐盈的身軀在撞擊中發出清脆的響聲。

慢慢的蒼白的小臉,小嘴裏發個咯咯的響聲,香舌一點點的吐出,空洞裏卻透著歡喜的雙眸,瞳孔慢慢的緊縮直到凝固。

不知何時李曉豔的身體已經沒有了聲息,五個男人卻還在繼續奸淫死去的肉體。

直到五個男人都筋疲力盡,李曉豔的身體靜靜的懸挂在挂鈎上,隻有肚皮的位置傳來嗡嗡的響聲,還有微微的顫動。

衆人休息了一會老大說道:“把這騷貨放下來把,腦袋拿去交差。

把錄像停了把,刻好盤給騷貨的王鵬送去。”

有了老大的吩咐,衆人忙碌起來。

第二天早上,王鵬起床發現門口發現郵箱裏的有一張光盤。

拿起光盤到書房的電腦前插入,光盤播放後,先看到了帶著狐狸面具的赤裸女人。

“這不是騷狐狸嗎?”畫面中的女人揭下面具,美豔的臉龐正是王鵬夢想的樣子。

然而看著後面一個個畫面,王鵬被複雜的情緒包圍起來,下身的小弟弟也無法阻擋的撅起。

 

李曉豔今年36歲,雖然算不上年輕,可是一來天生麗質底子好,二來平時也注意保養,所以年齡看著也就30歲不到,而且氣質風韻都是上品。

作爲公司的公關經理,幫助公司做成了不少項目,也解決了不少麻煩,至于方法其實很簡單。

別看李曉豔平時端莊大方,一副知性美女的樣子,可是在床上又是另一番風情大膽潑辣風情萬種,好幾個合作公司的高層都是李曉豔的裙下之臣。

其實作爲一個快要40的女人,丈夫走的早,李曉豔不是沒想過再走一步,但是考慮到自己的癡女屬性,還是算了。

經濟上李曉豔並不需要幫助,也不缺男人,特別是在直播中發現自己心儀的主人之後,李曉豔更加不打算再找個丈夫了。

最近一年其實李曉豔都在暗中培養自己的主人成爲一個最後能虐殺掉自己的主人,想到這些李曉豔覺得雙腿之間有股熱流,不由得腳步加快起來。

很快李曉豔到了一家豪華酒店,包房是公司爲李曉豔長期包下,以方便她招待公司的客戶,不過除了接待客戶,李曉豔還把包房公作私用,當成了自己的直播基地。

作爲一個渴望被殘虐和虐殺的癡女,在不接待客戶的時候,李曉豔就會在這裏做一些重口味的自虐直播,不過最近一年其實李曉豔都是在爲了一個觀衆直播,也就是自己心儀的主人王鵬。

自從一年前發現這個偷偷關注自己小奶狗,李曉豔就決定把王鵬培養成自己的主人。

李曉豔已經算好了,王鵬現在15歲,等到18歲的時候正好把自己當做成人禮先給王鵬,把自己殘忍的虐殺掉。

其實今天是最後一次直播,過幾天王鵬生日,李曉豔就會正式認主王鵬。

所以今天晚上的直播,李曉豔做了精心準備。

到了酒店包房,現在洗了個澡,換上一身情趣服飾,帶上每次直播都有的狐狸面具。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點不像快到40歲的老婦人,皮膚已經滑嫩,罩在身上的黑色輕紗蕾絲邊吊帶裙正好將豐滿誘人的雙乳分成黑白兩塊,而深紅的乳頭就藏在蕾絲邊的下面欲隱欲現。

下身隻穿了條夾在自己豐臀中的丁字褲,挺翹的臀瓣側過身可以看到將裙子挑起一大塊。

給自己滿意的微笑,然後去到電腦旁打開了直播間,電腦的攝像頭正對著一張放有各種玩具的大床。

自己的王鵬王鵬果然正在直播間,爲了不讓王鵬發現自己,李曉豔和往常一樣開啓了變聲器,不過與往常不同的是,直播間隻有王鵬一個人,因爲其他人都已經被李曉豔禁止進入了。

李曉豔開啓了語音權限,王鵬的聲音馬上響起。

“咦,騷狐狸,你竟然讓人說話了。”

電腦裏傳來王鵬好奇的聲音。

“嘻嘻,因爲今天的表演隻給鵬鵬主人看哦。”

李曉豔風騷的說道,變聲器的存在並不怕王鵬認出自己。

“爲什麽?”王鵬顯然沒有察覺稱爲上變化,也許是因爲李曉豔一貫的風格如此,不過更加好奇隻有自己的原因。

“因爲我知道過幾天就是鵬鵬主人的生日,而且等到生日的時候騷狐狸可是有禮物送給鵬鵬主人。”

李曉豔已經開始幻想王鵬生日的時候發現自己就是禮物時的驚喜表情。

“你怎麽知道?”王鵬很是吃驚。

“嘻嘻,秘密哦。

不過今天鵬鵬就是騷狐狸的主人,叫騷狐狸幹什麽都可以哦。”

李曉豔繼續誘惑著王鵬。

“真的嗎?”王鵬很是驚喜,把剛才的疑問都丟掉了。

“當然是真的,隻要鵬鵬主人不是玩死騷狐狸,今天幹什麽都可以哦。

其實騷狐狸也好想被鵬鵬主人玩死,但是還不到時間啦。”

李曉豔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剛剛認自己丈夫做主人時候的感覺。

“太好了,我想看虐腹。

給我表演剖腹吧。”

王鵬高興的說道。

“沒問題,鵬鵬主人,看騷狐狸的表演吧。”

李曉豔暗暗覺得興奮起來,自己的王鵬果然和自己的愛好一樣,表演當然是假的,但是肯定有一天王鵬會劃開自己的肚皮,玩弄自己下賤的腸子。

李曉豔來到床上,脫掉了自己身上的紗裙,似乎感覺到王鵬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身下的蜜穴竟然開始流淌花露。

李曉豔拿起了一把魔術匕首,然後正對著鏡頭跪坐在床上,雙手抓起匕首高高舉起,匕首的尖部向下對著自己。

“騷狐狸現在就給鵬鵬主人表演剖腹,看好了,啊~~~”李曉豔一邊說著,一邊挺起了自己的白嫩肚皮,匕首狠狠的刺了上去。

其實魔術匕首碰到硬物,尖部會自動縮回,但是李曉豔用的力氣非常大,即使無法刺破肚皮,但被銳器擊中後的疼感還是相當的強烈。

李曉豔發出一聲半真半假的慘叫,然後用匕首在自己肚皮上向下推去。

魔術匕首會自動流出紅色液體,看著就像剖腹流出的血液。

真實的疼痛和幻想中被剖腹的自己讓李曉豔的小穴淫水不斷,誘人而淒慘的呻吟讓人覺得李曉豔似乎真的剖開了自己的肚皮。

匕首一直劃到精心修剪的陰毛上部,才停了下來,然後李曉豔的身體慢慢向前倒了下去,倒下的豐盈身軀還時不時的顫抖著,就像瀕死之人的最後掙紮。

“哇,太棒了,騷狐狸你演的真像。”

王鵬誇獎道。

“嘻嘻,謝謝主人誇獎,主人想不想看看騷狐狸真的劃破肚子的樣子。”

李曉豔覺得自己現在特別興奮,恨不得現在就切開自己肚子。

“想是想,但是我不想騷狐狸死掉啊。”

王鵬的聲音有些遲疑。

“不要緊的就劃開一點點。

不過騷狐狸的肚子老是想勾引主人,要先懲罰它。”

李曉豔說著,用棉布擦去了肚皮上的紅色液體,不過剛才用魔術匕首刺的非常用力,還是在雪白的肚皮上留下來一道淡紅色的印記。

接著李曉豔拿出了一個灌腸器,加入了3公升的清水。

“嘻嘻,騷狐狸給自己加點料,這可是醋精哦,還不知道灌進肚子裏什麽滋味。”

李曉豔又拿出了一個裝有300毫升醋精的瓶子,全部倒進了灌腸器。

然後扒開自己丁字褲,用淫水打濕自己的菊穴,把灌腸器的頭部插了進去。

李曉豔一隻手分開自己流淌花露的蜜穴自慰起來,另一隻抓住灌腸器的氣囊按壓起來。

一股股混合了醋精的清水灌進自己菊穴,李曉豔就覺得好像一股火焰沖進了自己屁眼,整個肚子都燃燒起來。

汗水開始打濕臉上的面具,可是面具之後卻是癡太畢露的絕美容顔,夾雜著痛苦和舒爽的呻吟從小嘴中傳出,自慰的頻率的按壓的速度都加快起來。

雪白的肚皮一點點膨脹起來,淫蕩的蜜穴淫液沾滿了整個下體和玉手。

當所有液體都被灌進菊穴,李曉豔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緊接著張開的大腿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淫水從小穴噴濺出來。

李曉豔倒在了床上,挺著好似懷孕5,6個月的大肚子,在床上粗重的喘息著。

好一會兒,李曉豔有了力氣,肚子中火辣辣的疼痛適應了不少,拿起兩根皮帶,在自己的雙乳下方和陰部上方牢牢紮緊,膨脹的肚皮更顯渾圓。

“主人~~看好~~,騷狐狸~~,要紮了啊~~”李曉豔喘著氣說道。

“不會有事吧。”

王鵬擔心到。

“沒問題的~~,就紮破一點~~,主人看。”

李曉豔拿起一個美工刀,推出兩小格卡主,然後在鏡頭前晃了晃。

一隻手撐住自己的身體,另一隻手抓住美工到舉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美工刀狠狠的刺下,渾圓的肚皮被美工刀頂出一個凹陷,推出的刀尖已經看不到,鮮血從紮入的地方流出。

李曉豔慘叫一聲,甩出了美工刀,然後雙手抱住自己的肚子,身軀在床上佝偻起來。

沙啞的疼哼中帶著幾分快意,雪白的肉身團在一起顫抖著,好一會兒,李曉豔才舒展開了身體,肚皮上出現了一個2厘米長的血槽,鮮血不斷的從裏面湧出,被雙手抹的整個肚皮都是血色的擦痕。

李曉豔爬起來對著鏡頭說道:“好爽~~,主人爽嗎~~”“爽~~爽~~~,你流了好多血,趕快處理下吧。”

王鵬不無擔憂的說道。

“嘻嘻~~謝謝~~主人關心,騷狐狸~~不行了,要休息一下~~,主人再見了~~,記得騷狐狸的禮物哦~~”說完李曉豔關掉了直播間,抱著肚子沖進了衛生間。

釋放掉肚子裏的液體,沖洗掉身上的汗水和血迹,潮紅的臉色終于恢複了正常。

肚子上的傷口並不嚴重,簡單處理了一下,貼上創可貼,李曉豔準備回家了。

心情愉悅的李曉豔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在路上,天色比較晚了,路上的行人不多。

就在李曉豔快到家,路過一個陰暗的小巷時,突然沖出來了幾個壯漢,不由分說,拉住李曉豔,無上嘴巴就吧李曉豔拽進了停在小巷陰暗處的一輛商務車出。

上了車的李曉豔,雙手被手铐拷在了背後,嘴巴被一團棉布堵上,掙紮無用,終于冷靜下來的李曉豔觀察起自己的處境。

車內有五個身強體壯的男人,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

車子行駛的方向是在離開市區。

“別緊張小妞,哥幾個就想和你玩玩。”

其中一個短發寸頭,皮膚黝黑,臉上還有刀疤的男子說話了,看樣子是個首領。

其他幾個男的除了開車的都在哈哈大笑,然後伸出大手,在李曉豔的身上摸摸捏捏。

“老大,這小妞帶勁啊。”

“小妞別怕,哥哥們可會疼人了。”

“哈哈哈,這次兄弟們可是有福了。”

淫言碎語中,李曉豔開始思考怎麽辦,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其實就算被幾個男人輪了李曉豔也不怎麽在乎,但是既然已經打定注意認王鵬爲主,那麽自己就是屬于王鵬的東西,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逃回去。

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李曉豔衣衫不整的被帶下了車。

看樣子像是一個倉庫,五個男人帶著李曉豔進了倉庫。

關上門,燈光打開,李曉豔發現這裏應該是這些人的一個基地,床桌椅都有,還有很多生活用品,靠近門口的地方還有叉車和小吊車。

進來之後李曉豔被打開了手铐,嘴裏的棉布也被拿了出來。

“陪哥幾個好好玩玩,開心了就放你回去怎麽樣。”

寸頭首領發話了。

一聽還可以回去,李曉豔自己願意:“哎呀,幾位大哥想找曉豔哪用這麽麻煩。

直接告訴曉豔就可以了,而且以後想找曉豔也沒問題嘛。”

伺候男人對于李曉豔來說實在太得心應手了,一邊討好的淫笑著說道,一邊動作不緊不慢的解開自己的襯衣扭頭,胸口的完美風光一點點的暴露出不來。

兩個年輕些的綁匪明顯定力不住,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李曉豔冷笑,不知道想些什麽。

解開了襯衣扣子,李曉豔擺了個誘惑的姿勢說道:“光叫人家自己脫嘛,幫幫人家嘛,哥哥們想玩什麽都可以哦。”

其他四個男人看向了老大,老大點點頭,衆人歡呼著撲向了李曉豔。

“慢點嘛,這麽急。

圍著我站好別動。”

很快四個男人就將李曉豔和自己脫光。

李曉豔占據了主動,讓四個男人前後左右戰後,自己彎下身子,抓起了面前男人的肉棒,雙眼勾魂奪魄的盯著俯視自己男人,將高昂的肉棒一點點的吞進自己的小嘴。

然後小腦袋搖動起來,舌頭在自己口中的肉棒上來回打轉。

面前的男人臉上馬上浮現出享受的神情。

含住口裏的肉棒之後,兩隻小手也不閑著,在左右兩邊男人的指引下,分別握住了兩根肉棒,用小手握緊,開始有節奏的套弄。

同時撅起自己翹臀,在身後的男人眼前慢慢的晃動著,畫著誘人的弧線。

身後的男人看的邪火上身,狠狠的在李曉豔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豐臀被打的肉浪翻滾,留下個紅色掌印,停止了一下動作,接著更加賣力的勾引起身後的男人。

很快身後的男人發現正對著自己的小穴開始吐出點點的淫水,穴口也開始一張一合。

“我去,這小妞夠騷啊,陪打屁股都興奮起來了。”

說著舉起自己肉棒的插入已經濕潤的穴口,被肉棒充實的李曉豔更加賣力的扭動起自己腰身,圍著李曉豔的四個男人則用大手在李曉豔白嫩的身體上遊弋著,或是拍打豐滿的臀肉,或是撫摸光滑的背部,或是玩弄起懸垂的雙乳。

不過寸頭老大始終沒有動作,而且搬了把椅子坐在上面靜靜的看著,這讓李曉豔很是不安。

很快前後的兩個男人在李曉豔的技術下很快射精了,李曉雅賤笑著爲兩人舔幹淨了肉棒上的精液,然後吃進小嘴裏,接著提議道:“到床上玩吧,這樣人家很累的。”

四個男人抱住李曉豔扔了一張大床,然後李曉豔讓剛才沒設的一個男人躺在床上,扶好挺立的肉棒對準小穴坐了上去,然後趴在男人身上對另一個沒有射過的男人說:“人家的菊穴也可以玩哦,來之前清洗過,很幹淨的呢。”

另一個男人本想去前面幹李曉豔的小嘴,聽了李曉豔的話,雙眼放光的來到李曉豔身後發現淡褐色的菊穴也沾滿了淫水,就不客氣的舉起肉棒擠了進去。

兩根肉棒同時插入,讓李曉豔發出一聲悠長的呻吟。

久違的滿足感讓李曉豔的小臉潮紅眉目滿是春情。

看到老大還是沒動,李曉豔扭頭看向老大誘惑道:“大哥不來嘛?人家的小嘴還空著哦。”

老大不爲所動,意味深長的笑道:“我不急,兄弟們先玩。”

李曉豔無奈,這時已經射精的兩人把又硬起來的肉棒放到李曉豔嘴邊,李曉豔隻好一手抓住一個賣力的輪流舔吃起來。

雖然心理越來越沒底,但是身體的欲望已經被打開,也就不願再去多想。

“嗚~~好厲害~~啊~~頂死騷狐狸了~~~用力~~”李曉豔小嘴的淫叫聲,白嫩肉體被撞擊發出的啪啪聲,肉穴被抽插發出的噗嗤聲在倉庫中回蕩,好似一場淫靡的音樂會,老大看的津津有味。

“嘿嘿,小妞管自己叫騷狐狸,有意思啊。”

“嗚嗚~~人家本來~~就是騷狐狸嘛~~”李曉豔被兩個強壯的男人夾在中間,肉棒填滿了淫穴和肛門,嘴巴也在兩根肉棒上輪流吃了起來,空閑的時候淫言浪語不斷,使得身體的兩根肉棒速度越來越快。

五個人就像在拍一部激情的AV。

終于在百十下抽插之後,幾個人先後達到了高潮,李曉豔閉著眼睛,身體僵硬起來,不停的抖動,任由四個男人的精液有的射入自己的肉穴,有的打在了自己臉上。

終于高潮過後,李曉豔看著衆人,把臉上的精液刮下來,送進自己的小嘴吃了下去。

衆人完事,這是老大站了起來。

“嘿嘿,我們老大有點特殊嗜好。

騷狐狸可要挺住。”

其中一個一邊男人說話,一邊把李曉豔按趴在床上。

其餘的幾個人不知道誰拿來了繩子,把李曉豔雙手綁在身後,然後拉了起來。

“啊~~~,大哥喜歡這麽玩啊,其實騷狐狸也很喜歡的。”

李曉豔知道反抗不了,也不掙紮,反而對老大要怎麽玩自己隱隱有些期待。

“哦,你也喜歡?那這樣喜歡嗎?”老大一邊冷笑著說話,一邊走到李曉豔面前。

李曉豔此時雙手被綁在身後,身體被男人們控制住,向前挺起自己的軀幹。

剛擺好姿勢,老大的一拳重重擊中李曉豔的小腹。

李曉豔慘叫一聲,身體彎在了老大強壯的手臂上,小嘴張開,卻發不出聲音。

老大感到自己堅硬的拳頭深深的嵌入柔軟的肚皮裏,神情興奮起來。

片刻之後,李曉豔才發出聲音,眼淚流下,帶著哭腔,卻淫蕩的說著“好~~好~~爽~~,騷狐狸~~腸子~~斷了~~。”

“爽?那就繼續。”

身後的幾人再次把李曉豔的身體拉了起來,老大的拳頭一下下的錘擊在李曉豔的肚皮上,雖然沒有第一下力氣大,但也拳拳到肉,李曉豔柔軟的肚皮,成了老大的沙袋,原本的一個傷口也流出血來。

沾染血色的拳頭也在白嫩的肚皮上留下一個個血色拳印,漸漸的老大發現,李曉豔真的很合自己胃口,腹部被毆打竟然在小穴處流出了大量淫水。

淫水混合著精液,在李曉豔屁股下面流淌成一個小湖。

“啊~~嗚嗚~~大哥打的騷狐狸~~好爽~~繼續打死騷狐狸吧。”

李曉豔一邊哭泣著一邊卻繼續挑逗著老大。

扭曲的小臉上更多了是快美的癡意。

“哎,可惜了。”

老大說著給李曉豔身後的手下一個眼神,手下會意,拿出一根繩子動作迅速的套在了李曉豔的脖子上,然後猛的拉緊。

李曉豔突然被勒緊了脖子,身體本能的想要掙紮,但是被幾個男人狠狠的按住,隻能無力的扭動。

美豔的小臉看著老大,滿是疑惑和不解。

“其實我真有點舍不得你,但是有人要你必須死啊。”

老大拍了拍李曉豔漲紅的小臉,然後掏出自己高昂的肉棒,插進了李曉豔無比濕滑的小穴。

“媽的,夾的真他媽緊。

爽啊。

說實話,你是我玩過最爽的女人,如果不是已經收過了雇主的前,真不想現在就殺了你。”

老大一邊說著,肉棒一邊在李曉豔的小穴內快速的抽動。

李曉豔已經明白是競爭對手要殺自己,想要說話,可是被卡死的喉嚨隻能發出吱吱的響聲,美豔的臉蛋也變成了紫紅色,長大的嘴巴呼吸不到一口空氣,隻是把香舌一點點的吐出來。

可是自己淫蕩的肉體即使面對死亡,依然不知收斂的散發著淫靡的氣息,陰道拼命的夾緊包裹住的肉棒,胸前的雙乳隨著激烈起伏的胸膛上下跳動,腰身也在掙紮扭動。

李曉豔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隻有從小穴傳來的快感讓自己欲罷不能。

放棄吧,可惜沒讓王鵬主人殺掉自己,有些不甘心啊。

突然感到一股熱流進入了自己的陰道,打在子宮口上,李曉豔知道對面的男人射精了,自己的高潮也瞬間來臨,僵硬的身體用力挺起豐滿的屁股,想要迎合要殺死自己的男人。

但是渾身的力氣都已經用盡,掙紮倆下後李曉豔沒了聲息。

“靠,真他媽爽,看著就過瘾。”

“是啊,這麽不要命的騷貨還是第一次見。”

小弟們議論著收拾東西,老大拿出手機開始撥打一個電話。

談話可以看出是向雇主報告任務。

衆人都在忙碌中,沒有人發現本來以爲死掉的李曉豔不知道何時胸口有了起伏,然後慢慢睜開了眼睛。

蘇醒的第一時間李曉豔就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不要驚動五個男人,她覺得還有最後的希望,如果五個人現在離開,她還有機會逃走。

但是老大的話語打碎了她的希望。

“去吧那騷貨腦袋割了,老闆要帶回去。”

老大吩咐手下。

聽到這句話李曉豔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也就不在裝死,坐了起來盯著老大說道:“不能放了我嗎?我給你們更多的錢。

或者以後經常伺候你們也行。”

衆人吃了一驚,然後老大笑著搖了搖頭:“我也想,但是不行,我們這行必須將信用。

所以對不起了,不過我很好奇你剛才怎麽沒死。”

李曉豔沈默了,沒有回答,老大也沒有催促。

過了將近五分鍾,李曉豔似乎做出了什麽決定,然後落寞的小臉突然展顔一笑,用誘惑的聲音說道:“其實我是癡女哦,經常玩窒息、虐腹之類的PLAY,承受力自然比一般強。

既然一定要死的話,隻要你們答應騷狐狸的條件,咱們一起來玩些不一樣的死法怎麽樣?很刺激的哦,騷狐狸會配合你們的嘛。”

李曉豔說著坐正身體,雙腿M型分開,一隻手當著衆人在淫穴裏自渎起來,另一隻手伸出手指從自己的陰戶慢慢的向上劃過:“你們可以一邊幹騷狐狸的小穴和屁眼,一邊用刀子劃開人家的肚皮,看看人家肚子裏都有什麽東西。

嗚~~~人家早就想看看自己肚子裏什麽樣了。

就當幫幫人家嘛。

啊~~~啊~~~”衆人看得目瞪口呆,在衆人驚愕的目光中,李曉豔洩身了。

老大還算冷靜,但是顯然也被李曉豔打動了:“什麽條件?無論如何,你都必須死,腦袋我也要帶回去。”

“哼!肯定是我壞了哪個老變態的好事,腦袋就便宜你們了。”

李曉豔這個時候已經明白了事情的關鍵,也就徹底放開,接著說道:“其實你們不殺我,我也打算被自己的主人過幾年虐殺掉,嘻嘻,騷狐狸可是癡女,被主人殘忍的殺掉才是最大的幸福。

隻是現在等不到了,所以你們幾個可以當騷狐狸的主人哦,隻要你們答應騷狐狸把虐殺自己的過程錄制下來,把光盤送給我主人。

騷狐狸就讓你們好好玩一次。

怎麽樣?腦袋你們拿去交差兒,身體可以給你們奸屍哦。

而且我還知道,女人肉其實很好吃的,等騷狐狸被玩死了,你們還可以嘗嘗狐狸肉的味道哦。”

衆人被李曉豔的話語刺激的興奮無比,都有點躍躍欲試的意思,老大也目光大亮,豪爽道:“行,沒問題,晚點交差兒也沒事。

我答應你。

咱們什麽時候開始?”看著躍躍欲試的衆人,騷狐狸嫣然一笑道:“別急嘛。

騷狐狸最後一次伺候主人們自然要好好準備一下,不然玩的也進行,大家聽我安排。”

于是五個男的按照李曉豔的安排,有人去之前的酒店拿李曉豔放在那裏的玩具和電腦,有人去買嗎啡和營養針,有人去買虐殺用的工具。

李曉豔則在老大看守下先去洗了個澡,然後給自己畫了一個淡妝。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再次容光煥發,很是滿意。

這時出去的幾個手下也都辦好事情回來了。

李曉豔指揮著衆人布置自己的虐殺現場,先在地上鋪上兩層厚厚的塑料布作爲虐殺自己的場地,然後把正對場地的對面放置好攝像機。

再將工具都在場地上放好。

一切安排好,李曉豔帶著狐狸面具打開了攝像機,然後走到攝像機面前站好,開口說道:“嘻嘻,鵬鵬主人,對不起啊,騷狐狸其實很想被鵬鵬主人虐殺掉的,但是這個願望無法實現。

鵬鵬主人想不想看看騷狐狸到底什麽樣子呢,嘿嘿,答案現在揭曉。”

李曉豔說著,揭下了自己的面具,繼續開口說道:“其實打算讓鵬鵬18歲的時候再虐殺騷狐狸的。

但是現在騷狐狸馬上就要被幾個壞蛋主人虐殺掉了,騷狐狸愛你哦主人,好好看騷狐狸的最後表演吧。”

李曉豔說完走到旁邊,抓了幾顆藥片不用看都是一些強力春藥,直接扔進嘴裏吃了下去。

然後拿起了嗎啡和營養針注射進自己的脖子,這樣可以讓自己不那麽容易死掉,盡量多活一段時間。

然後向一旁的5個人男人招手道:“還不過來,騷狐狸可是等不急了。”

五個赤身裸體的男人走入了鏡頭裏嬉笑著問道:“嘿嘿,怎麽玩,現在都聽你的。”

李曉豔妩媚的一笑道:“先隨便玩,隻要別直接把人家玩死就行。”

“得令!”五個人圍向了李曉豔,把李曉豔按坐在地上。

五個粗細顔色各異的肉棒圍住了李曉豔的腦袋。

李曉豔開始對五個肉棒輪番慰問,小手和嘴巴一起行動起來。

就像把玩最珍貴的寶物,在五根肉棒上來回的伺候著,或舔、或吃、或抓、或揉。

五個人很快被挑起了欲火,而李曉豔剛才吃了大量春藥更是被欲望吞沒了理智:“啊~~快幹人家吧~~,打人家也行~~。

快~~”李曉豔被拉著頭發拽了起來,小嘴和蜜穴都被肉棒填滿,然後小手也無法閑著,被人拉著按在了肉棒上。

白嫩的肉體被情欲渲染成了粉紅色,在一堆肌肉壯漢裏是如此顯眼。

暴虐的男人們開始虐待李曉豔的身體,大手拍打在李曉豔的臉蛋、雙乳和屁股上,一個個巴掌的印記落在了李曉豔的肌膚上。

很快原本站著李曉豔被幹的雙腿發軟,癱在了地上,男人們仍不放棄,一個正在幹李曉豔小嘴的那人,索性坐在了李曉豔臉上,呼吸被阻礙的李曉雅也不反抗,反而更加賣力的扭動自己的身體。

狂歡之中,一根根的肉棒釋放了自己的精液,直到幾乎每個男人都射了兩三次之後,輪奸的盛宴才停止下來。

幾人都躺在塑料布上休息著,此時的李曉豔渾身被汗水打濕,身體各處都沾有一塊塊乳白色白漿。

岔開的雙腿中間,淫水和精液彙聚成一灘。

潮紅的小臉上,微張的小嘴嘴角變色的泡沫順著臉頰流落在塑料布上。

起伏的胸口,柔軟豐滿的雙乳好像塗抹了一層油脂,顯得光亮耀眼。

休息好的衆人一個個坐了起來,李曉豔最後一個起來,然後對著攝像頭說道:“鵬鵬主人看好了,癡女是怎樣被虐殺的哦,以後鵬鵬要是還能收到騷狐狸這樣的癡女,千萬不要客氣哦。”

接著李曉雅對衆人說道:“幫騷狐狸把灌腸器拿來把,騷狐狸給你們表演屁眼喝酒哦。”

灌腸器被拿來上來,然後倒入了有5公升的啤酒。

“嘻嘻,從來沒有試過這麽多,不知道會不會灌爆人家。”

李曉雅說著,將灌腸器的頭部插入了自己還在流淌著精液的菊穴,開始按壓起氣囊。

“好辣~~,針紮一樣~~~,騷狐狸想吃主人們的肉棒了~~。”

老大聽到李曉豔的話,走到面前。

李曉豔用另一隻閑著的手抓住了肉棒,賣力的吃了起來。

隨著灌入的啤酒越來越多,李曉豔的肚皮一點點大了起來,而李曉豔的小臉也出現了醉人的绯紅。

肚子有5,6個月大的時候,李曉豔已經沒有了力氣,身子被背後的人架住才能直起,手腳都已經發軟,小嘴也從肉棒上滑落。

“我去,這騷貨不是喝醉了吧。”

一個手下不由得驚歎道。

“騷狐狸沒喝醉~~,隻是沒有力氣了~~。

幫騷狐狸把剩下的也灌進來吧~~。”

李曉豔確實還沒醉,不過肚子的腫脹和疼痛,還有酒精的作用,讓李曉豔有些脫力,此時正賤笑著尋求幫助。

老大聽到,撿起地上的氣囊,加速按壓起來。

“嘔~~~,感覺好漲~~~,都超過懷鵬鵬的時候了~~。”

很快剩下的啤酒全部灌進了李曉豔的菊穴,整個肚子已經超過了懷孕臨産時的大小。

老大也不拔出菊穴內灌腸器的頭部,直接從灌腸器上拔下了鏈接的皮管,然後迅速的打了個結,這樣一來,李曉豔就好像長了尾巴,啤酒全部被堵在了肚子裏。

“嘻嘻,老大主人,你現在可以一邊操騷狐狸的賤穴,一邊給騷狐狸開膛哦。”

李曉豔淫笑著說道,雙手在自己滾圓的肚皮上撫摸著。

“我操,這麽緊。”

老大自然不會客氣,讓手下扶住李曉豔,肉棒插進了李曉豔的小穴,然後發現被液體擠壓的肚子使得小穴變的無比緊緻。

刺激的感覺讓老大快速的抽動起自己的肉棒。

“從這剖開哦。”

李曉豔指了一個心口靠下的位置,然後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肚皮。

老大一邊抽插著李曉豔的淫穴,一邊接過手下遞過來的美工刀,推出了有5cm的長度。

“準備好了?”全神貫注的李曉豔沒有回應隻是點了點頭,老大舉起美工刀,然後猛的刺了下去,鋒利的刀尖剛剛在腫脹的肚皮上壓出一個凹陷,就破開了皮膚紮了進去。

“啊~~~好爽~~~慢~~慢點,別刺破腸子。”

李曉豔雙眸放光的看著自己肚子如同刺破的氣球,噴出了一股血水。

老大也放慢了速度,順著肚皮的中線,一點點的向下切割開李曉豔的肚皮,被灌的鼓脹的腸子紛紛從破開的傷口擠出,青灰色腸子被灌的圓滑飽滿,有點想充滿氣的長氣球。

刀口一直開到了李曉豔的陰毛上方,飽滿的腸子將肚皮整個頂開,在李曉豔的腹部堆成了一大灘。

得到釋放的肚皮似乎也讓李曉豔恢複了力氣,雙手撫摸著自己的腸子,滿臉意亂神迷的說著:“嗚~~~沒想到~~人家腸子~~這麽多,主人們~~可以幹人家~~腸子哦。”

其他幾人聞言也抓住李曉豔的腸子套在自己的肉棒,打起了飛機。

“啊~~好疼~~幹死騷狐狸了,哈哈~~騷狐狸的腸子~~竟然被強奸了~~”躺在地上的李曉豔在瘋狂的呻吟癡笑著,看著自己的腸子被幾個男人弄的亂七八糟。

滑膩飽滿的腸子在幾個男人的手中改變著形態。

不知道是誰踢掉了塞在李曉豔菊穴裏的灌腸器頭部,啤酒從菊穴中噴湧出來,被玩弄的腸子迅速幹癟下去,但是巨大的刺激竟然使得李曉豔高潮了。

“啊~~~嗚嗚~~~”如泣如訴的呻吟,李曉豔僵硬著身體,全身顫抖,被抓起來的腸子就好像鏈接上馬達,也跟著擺動起來。

小穴本能的夾緊裏面的肉棒,老大也跟著射精起來。

緊接著四個用腸子打飛機的男人也先後射了出來。

埋住李曉豔大半個身體的腸子上添加了幾塊乳白色的精斑。

李曉豔喘著粗氣,滿臉不正常的紅暈也慢慢變的蒼白,身體下面被大灘的鮮血染紅。

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李曉豔掙紮的說道:“嗚嗚~~按照~~之前說的~~,把我~~挂起來吧,別忘~~了騷狐狸的~~玩具~~。”

衆人開始掏出李曉豔肚子裏的腸子,空出來的腹腔可以看到其他的髒器。

然後衆人把李曉豔之前直播用過的各種跳蛋和電動玩具啓動後塞進空出的腹腔,然後用保鮮膜和皮帶肚子封住。

透過保鮮膜可以看到裏面的跳蛋和電動玩具在肚皮的髒器中間,震動跳躍,嗡嗡作響。

李曉豔像一塊死肉任由衆人擺布,隻是一直倔強的直起自己的脖子看著自己的肚皮被再次填滿封上。

處理好肚子衆人扶起了李曉豔的上半身,然後用體外的腸子在李曉豔脖子上纏了幾圈,然後牢牢擠住。

這時有人開了小型吊車,吊鈎懸在了李曉豔的上方,把鏈接著脖子的腸子挂上了吊鈎。

此時的李曉豔小臉是病態的蒼白,神色卻滿是快美和滿足,隻是說話已經開始倒氣:“嘻嘻~~~,把騷狐狸~~挂起來吧~~,不知道~~人家還有沒有~~力氣跳舞。”

吊鈎慢慢升起,李曉豔的身體也被吊到了空中,纏繞在脖子上的腸子扼殺了李曉豔最後的呼吸,身體開始本能的掙紮,但是早已筋疲力盡的肉體隻能小幅度的擺動搖晃,時不時的扭動一下自己淒美的身軀。

下面的衆人看的肉棒再次挺起,先有兩人抱住李曉豔的身體,把肉棒塞進了垂死的小穴和肛門,已經無力掙紮的肉體突然目光閃爍起來,小穴和肛門也用力夾緊送進體內的肉棒。

“我靠,還帶震動的!”“還能夾住,這騷貨太爽了,大家都來試試。”

五個男人開始輪流奸淫李曉豔懸挂著的身體。

而李曉豔也不惜餘力的給予最後的回應。

懸挂的肉體成了海浪中抛飛的浪花,紅白相間的軀體在男人的抽動中跳動、顫抖、抽搐,軟哒哒的玉手隨著身體的動作胡亂擺動,豐盈的身軀在撞擊中發出清脆的響聲。

慢慢的蒼白的小臉,小嘴裏發個咯咯的響聲,香舌一點點的吐出,空洞裏卻透著歡喜的雙眸,瞳孔慢慢的緊縮直到凝固。

不知何時李曉豔的身體已經沒有了聲息,五個男人卻還在繼續奸淫死去的肉體。

直到五個男人都筋疲力盡,李曉豔的身體靜靜的懸挂在挂鈎上,隻有肚皮的位置傳來嗡嗡的響聲,還有微微的顫動。

衆人休息了一會老大說道:“把這騷貨放下來把,腦袋拿去交差。

把錄像停了把,刻好盤給騷貨的王鵬送去。”

有了老大的吩咐,衆人忙碌起來。

第二天早上,王鵬起床發現門口發現郵箱裏的有一張光盤。

拿起光盤到書房的電腦前插入,光盤播放後,先看到了帶著狐狸面具的赤裸女人。

“這不是騷狐狸嗎?”畫面中的女人揭下面具,美豔的臉龐正是王鵬夢想的樣子。

然而看著後面一個個畫面,王鵬被複雜的情緒包圍起來,下身的小弟弟也無法阻擋的撅起。